这就是大银幕最想看到的电影! 2019-05-30

    提起科恩兄弟,你会想到什么?

    

    黑色幽默,猝不及防的暴力,独特诱人的叙事结构,喋喋不休的人物,还是加缪式存在主义的悲伤?

    

    作为游走在好莱坞与独立制片之间的典型作者导演,科恩兄弟多年以来始终固守着影片的最终剪辑权。

    

    这也就意味着,“科式电影”有着鲜明的个人特色。

    

    

    

    无论是当年砸锅卖铁凑够80万拍出来的长片处女作《血迷宫》,还是后来获奖无数广受好评的《老无所依》、《巴顿芬克》,科恩兄弟作品最大的特征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

    

    荒腔走板。

    

    然而片子使用的叙事结构和表现手法何其突破常规,有些东西却从未改变。

    

    今年,在褒贬不一、玩票性质的好莱坞讽刺电影《凯撒万岁》之后,科恩兄弟再次回归到了他们所擅长的西部主题上——

    

    《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

    

    

    

    科恩兄弟自编自导、获得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最佳编剧奖、网飞今年三大冲奥片之一......

    

    所有这些头衔都表明了,这又是一部典型的“科式电影”。

    

    看过这部电影后,最大的感受就是《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完全就是一堂“科恩电影速成班”呐。

    

    整部电影其实是同名书里讲的六个故事改成的分段,由书中的漫画加以深度推镜头来过渡。

    

    

    

    说到深度推镜头,忍不住多说点。

    

    这也是“科式电影”的一个独特标志,即将镜头推至被摄物的极深、极远处去寻找画面事件的源头。

    

    这个手法在《巴顿芬克》中就有出现过。

    

    在影片进行到第40分钟时,巴顿的写作无法进行下去,此时镜头对准纸张意志往前推,直到纸张的纹理被放大到几乎发生质的改变的地步。

    

    

    

    而《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就是通过这个手法实现转场,将六个故事串成一串,流畅叙事。

    

    情节上,六个故事看似没有关联性,却集结了一切耳熟能详的西部元素:头戴毡帽的孤独牛仔、小酒店的决斗、银行抢劫、畸形艺人、淘金、马车迁徙、印度安土著.....

    

    西部片作为经典好莱坞的特有影片类型,发端于上个世纪20年代,之后十年渐趋成熟,孕育出了如《关山飞渡》等大量经典影片。

    

    但随着观众口味的转变,好莱坞西部片在60、70年代辉煌不再,走向了陌路。

    

    之后出现的西部题材电影,更是不断地对经典西部片进行颠覆与解构。

    

    影片的第一个故事《歌谣》就是这样。

    

    男主老巴,头戴宽檐帽,腰挎左轮手枪,骑着马唱着歌,枪法高超,身手不凡。

    

    

    

    老巴牛叉到能背对着手,仅凭镜子反射,把对方一枪毙命。

    

    

    

    然而老巴前一秒还在嘚瑟,下一秒就魂归西天。

    

    被更高强的男人干掉了。

    

    

    

    科恩兄弟就在一场看似胡闹的快节奏中,略带心酸的解构了传统西部片。

    

    同时,老巴也是一个典型的“科式人物”——喋喋不休。从出场开始,嘴巴一直没停过,甚至直到死了之后还在唱歌。

    

    如果说老巴的死亡是西部世界强者生存的定律所在,那么第二个故事就将“科式电影”黑色幽默的意味发挥得淋漓尽致。

    

    

    

    西部是与贫穷、落后联系在一起的。

    

    牛仔们也只是看起来潇洒,最后还是要打家劫舍,帮人放羊赶牛。

    

    有一位牛仔,弗兰克,忍受不了贫穷,于是动了打劫银行的念头。

    

    

    

    结果钱没抢着,就被逮捕了。

    

    绑在树上等着吊死,继而被解救,还没开心完,立刻做了替罪羊,最终判了绞刑。

    

    

    

    大起大落之后,弗兰克万念俱灰,却在戴上象征死亡的黑头套前,看到了心动的美人。

    

    

    

    这次弗兰克会活下来吗?谁知道呢。

    

    第三个故事讲的是马戏团一个失去了四肢的男孩的遭遇,也暗含了是西方宗教观中有关欲望的东西。

    

    被马戏团老板收留后,起初男孩还能靠朗诵替老板挣钱,彻底没用之后,被一只会算数的公鸡取代了。

    

    

    

    这是《创世纪》中著名的“该隐弑弟”的故事,为了争夺财产,该隐杀了亚伯,但死后一样会受到上帝的审判。

    

    身为犹太人,科恩兄弟很容易在作品中涉及宗教的问题。

    

    比如犹太教中许多思想跟存在主义观点有异曲同工之妙,又比如科恩喜欢在片子里设置一个贪财的胖子形象来嘲弄犹太人对财富的贪婪。

    

    接下来的故事《不安的女孩》,讲述了一位原本追随哥哥远走俄勒冈的待婚年轻女子遭遇的一系列变故:兄长猝死、雇工讹钱以及马车队队长的求婚......

    

    

    

    科恩最擅长的就是塑造这种漫画般的人物形象,将人性推到极致,然后定格。

    

    他们性格各异且各有特色,仿佛一个个西部符号,被安置在荒原上。

    

    

    

    

    而荒原在科恩兄弟的影片中不只是一个提供人物活动的场景,更是一个具有存在主义形上本体的意味:

    

    人生就是一片布满绝望、孤独、悲伤的荒原。

    

    除此之外,每一个故事都有一个共同的终点——死亡。

    

    穿插其中的,是命运无端的捉弄。

    

    科恩就拿着这条命运的绳索,随时给人一条生路,也可能置人于死地。

    

    

    

    影片的视角也大多被刻意处理为全景固定镜头,引人在目睹荒诞戏剧的同时,也造成一种间离效果。

    

    让观众从故事中脱离出来,站在高处俯视那一切蛮荒。

    

    

    

    使用大量无声的拍摄和固定镜头来在戏剧性的故事中营造一种间离效果也是科恩兄弟作品的特点之一。

    

    无论是《缺席的人》,还是《老无所依》,这样的镜头都能促使观众从叙事中脱离出来,思考更深层次的内涵。

    

    “故事终究是故事,人们总是听不够故事,因为他们会把故事和自己联系起来。故事里的人是我们又不是我们。”

    

    如果故事里面的人真的是我们自己呢?面对死神,我们还笑的出来吗?

    

    

    

    影片的最后一个故事就是用赏金猎人抓捕逃犯这种形式,来调侃沉浸在影片叙事中的我们。

    

    

    

    奔向终点的马车不会停下,就像生命无法暂停;

    

    爱情的忠贞与否无法确知,我们对其他人的了解也永远只能是部分;

    

    人是否可以分为幸运和不幸、强者和弱者、正人君子和小人,还是人只是像雪貂?

    

    没有答案,唯一确定的是,有死人和活人。

    

    

    

    同时,影片的六个故事几乎都有歌舞的出现。

    

    这就要提到科恩兄弟的御用配乐——卡特.布威尔了。

    

    《老无所依》《大地惊雷》等十五部“科式电影”均是出自他的手。

    

    整体上看,影片最巧妙的处理在于,科恩兄弟刻意虚构出一本故事集《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

    

    

    

    影片中出现最多的镜头也是从书上的文学推到故事中的镜头。

    

    如此,影像与文字结合到了一起,为影片增添了一种西部民间传奇般的魅力。

    

    刚毕业的闲暇之余,科恩兄弟就为独立影片写了大量的剧本。在两人那里,影像与文字同样重要。

    

    

    

    科式人物塑造、类型杂糅、黑色幽默、摄影风格、音响设置、独特的叙事结构,以及永恒的主题——人生是一片荒原。

    

    《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就这样成了一堂“科恩电影速成班”。

    

    真想在大银幕上赶紧看到它呀!

    

    本文参考资料

    

    《科恩电影研究》杨柳 硕士论文

    《科恩兄弟的电影艺术》阿斯特吕克 期刊

    《存在的荒原:读解美国影片<老无所依>》陆嘉宁 期刊

    

    

    

    

    

    推荐 |“幕味儿”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详情见:求贤

, 1, 0, 7);

Copyright © 2019 千赢官网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
陈文富
地址:武汉市硚口区硚口路航天星苑四楼
全国统一热线:15257638521